财经资讯
曾经的中师生,如今的中小学老师,一代师范生的追忆_
发布日期:2020-05-21 01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我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毕业的中师生。

那年初中毕业,直接升入了当时的义乌师范。那时的中师生,卫校生,都是中专,吃国家皇粮,报到那天还把自己的户口也迁到了学校。

那时候能考上中专,十里八乡都没几个。一个学校能考上一个,往往都能造成轰动效应。丝毫不亚于今天有人考上双一流甚或考上清北。

我们班上49名同学,大都来自农民家庭,一般都是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的。因为中专有皇粮可吃,而且国家包分配,对于条件不好的家庭来说,可以减轻很多的负担。

当时我们大家也就17、18岁的年纪,生活的艰难,父母的文化层次,师范生培养目标,这些都注定了我们这些人将来的人生走向。那时候,义乌师范学校教室外面的大墙上,刷着醒目的一行标语:

“立志到乡村小学去任教!”

当时的义乌师范学校

来自于农村的学生,在师范里接受“立志回到农村”去的教育,注定了我们这一代人的人生。

而事实上,到了学校才知道,我们那个班里的每一个人,在今天都叫“学霸”,都是争清北保复交的人。但我们却终于无缘去读高中,再去读大学了。

中师不是高中。一直到今天,我们说起人生的遗憾的,都是没有经历过高中学习。

好在那时候的师范教育,真正是一种“素质教育”。学校里最重视的就是一个人的全面发展,尤其是一些老师的基本功如“三笔字”、音乐、体育、美术特长培养。看看今天中小学校,如果有人问什么是素质教育,只要是经历过那时候三年师范生活的,都知道那个年代的师范教育,才是我们心目中理想的“巴学园”。

师范三年,没有升学压力,但那时候也没有多少娱乐可言。放学了,要么呆在教室,要么回到宿舍,或者去图书馆、琴房呆上一段时间。所以,教学楼旁边的琴房,每天晚饭后总是此起彼伏的音乐声。

那时候没有手机,没有QQ,家里的电话也难得打一个。往往一个月才回家一趟。周末了,学校里的人并不少,毕竟那时候大家要回家,也不像今天这么方便。一来一回,往往路上要一天时间。

我们班里,还有五个同学来自内蒙古,那时候说是“委培生”。我三年同桌,恰好也是一个内蒙学生,名叫“郭德金”,高高壮壮的,还是学校的篮球队员。

毕业了,大家很快各奔东西。绝大多数同学都去了小学。金华也有些县市区,安排我们这样的师范生去了中学。后来,陆续有几个同学改行了。而如今,我也早已经离开了教育系统。

而我们的母校,义乌师范学校,却早已经并入了金华职业技术学院。原来的地方如今已是人潮涌动的商贸区了。只还有那一个“绣湖”的身影,留在我们的回忆中。

我们这一代中师生,是特定时代的一个群体。走上讲台,扛起教育的责任,或许只是那时候为了减轻家庭的一份小小负担而已,于个人而言有太多的失落与不平。于国家而言,却撑起了中国基础教育最坚强的大厦。很多中师生在今天仍然是农村基础教育的中坚力量,学历最低的中师生照亮了乡村孩子的未来!有太多的人已经是校长、副校长、教导主任和骨干教师,有些人已经成长为特级老师、特级校长、名师,真正成了支撑基层教育大厦的“栋梁”。

一代中师生,同样的心路历程,他们优秀,却走了一条平凡而清贫的道路。没有他们的奉献与牺牲,就没有扎实的基础教育,没有扎实的基础教育,又怎有人才辈出?

如果你也是曾经的中师生,还记得那个青春热血的年代么?